welcome to here!

勇气-结局1(悲伤结局)

阿紅著急的望著沒亮燈的韋君家;『韋君到底去哪了啊!?怎麼就是沒人呢!?』抓著古齊留下的信,按著信封上的住址,焦躁的等著韋君回來,都已等了四個多鐘頭了,韋君,你到底在哪裡啊!?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阿紅對於古齊的死,傷心欲絕;古齊死前,用著剩下的一口氣,交代著自己,一定要將信送到,阿紅還來不及哭出聲,古齊就停止了心跳;那一槍,正中要害,讓古齊除了這事,什麼都來不及交代;只知道自己看到古齊停止了心跳之後,就昏過去了!兄弟們也都哭了一夜;等到自己再醒來,古齊的靈堂已然設好,就在洪老大家門口;阿紅醒來後,又哭到不成人聲;什麼都感覺不到了,只看見古齊生前的那張照片,放的老大,旁邊飾著黑布條,衝著大家笑!等到想起這封信,匆忙趕來,韋君已經出門了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等待了太久,阿紅終於下定決心,按了韋君家隔壁的門鈴,用極客氣的聲音,假裝是韋君的同學,問她們認不認識韋君? 得到的答案是韋君在醫院,匆匆記下醫院的住址,連忙趕去…… 問了櫃檯,找到韋君所在的病房,忐忑的推門而入,希望自己所聽到的韋君自殺的消息不是真的…… 「韋君嗎?」阿紅迎面看到的是一個陌生人,不確定自己找對房間? 「你是?」阿穎也問著這個突然闖進來的陌生人…… 「我是阿紅,古齊的……朋友。」阿紅這時已見到躺在病床上的韋君,輕輕的走了過去,眼淚不禁又積在眼框裡…… 「古齊的朋友?來看韋君?」阿穎不知道韋君認識阿紅,恍惚的問著…… 「韋君是自殺?救活了?」阿紅一時分不清韋君究竟是睡著了,還是……跟著古齊去了? 「嗯……剛剛醒過……現在睡著了……」阿穎無力的說著,也不去追究阿紅到底是誰。 「她知道了古齊的事了?」阿紅小心的確認…… 「嗯……」阿穎嗯了一聲,表示知道。 「都是我不好!要不是我沒用,昏倒了,也許……也許韋君就不會自殺了!」阿紅自責的罵著自己。 「為什麼?」阿穎不解阿紅擔負了什麼責任?為什麼阿紅能讓韋君…… 「我……我這裡有一封老大……不,古齊要給韋君的信,我現在才送到……我剛剛去了韋君家,可是找不到你們……對不起……」阿紅紅著的眼框,淚水累積的太多,終究落了下來…… 「信?古齊寫的?」阿穎心想古齊不是? 「古齊在死之前寫的,她要我盡速交到韋君手上……但是,我……實在是太傷心了……我真笨!連老大最後交代的事都做的不好!現在弄到韋君還來不及看到就自殺……」阿紅不知是氣自己,還是傷心古齊或韋君,開始嚎啕大哭的起來…… 「你這樣會吵到韋君的……」阿穎趕緊阻止著嚎啕大哭的阿紅,立刻查看了韋君…… 「阿紅?是阿紅嗎?還是我又在作夢?」韋君果然還是被阿紅的嚎啕大哭給吵醒了…… 「是啊!是我啊!我是阿紅啊!」阿紅雖然停止了哭聲,但還是止不住淚水…… 「古齊呢?她跟你來看我了啊?阿紅快告訴我古齊在哪?」韋君試圖在一丁點大的病房裡找出古齊的藏身之處…… 「韋君?你……老大死了啊!老大死了啊!你不是知道了!?」阿紅不知道韋君一直反覆的迷失在夢境與現實中…… 「怎麼連你都說她死了?妳和阿穎串通好的?古齊?我不要玩了,古齊你出來啊!?」韋君在現實這一面,慌張了起來…… 「韋君你沒事吧?老大……老大叫我……叫我交這個給你……」阿紅顯然是被韋君失序的動作給嚇到了,怕韋君是不是刺激太大了…… 「古齊叫你給我東西?給我……快!」韋君一聽到是古齊給的,從阿紅手上一把搶了來。 信封是淡藍色的,古齊的字跡映入眼簾,太過真實而殘忍;現在,韋君什麼事都想起來了……古齊死了,自己因為太痛而自殺了,剛剛急急尋找著古齊的情境,是夢!阿紅是真的!阿穎是真的!握在手中的信是真的!痛是真的!眼淚……也是真的……韋君忙著將信抽出來……看到的文字是…… 『給親愛的親愛的你…… 如果,如果你看到這封信,那就表示了,我再也無法陪伴你了;再也不能陪著我最愛的你,陪著你過每一天……請相信,雖然我們的結局,不是最完美的,但是至少幸福的;我一生中的日子,說來也許你並不相信,但是最快樂的時光,是跟你在一起,那短暫的一個多禮拜!我常想,能夠在那天下午遇見了你,也許是上天給我最大的恩惠,我感激的珍惜著,不敢再埋怨上天! 你常常笑著說我是你的羅密歐,爬上陽台,悄悄偷走你的心;是的,我是你的羅密歐,只屬於你一個人,而你就是我最親愛的茱麗葉! 故事裡頭的羅密歐……最後也是如我如今一般吧?帶著你的愛,緩緩睡去…… 雖然我沒有躲過羅密歐最後的命運,但是我懇求我勇敢的茱麗葉,請你充滿勇氣的活下去,不要如故事中的茱麗葉,放棄自己的生命!我最後的願望,跟你勾勾手指,代表你要遵守著…… 請帶著我對你的愛,替我勇敢的活下去,你得要比別人過的快樂,因為你是代替著我去快樂著的;不要為我傷悲,不要心急,因為我會一直耐心的等著你,守護著你,等你幸福的過完一輩子後;帶著笑容來見我,那時的我將會與你廝守…… 請不要再悲傷了,我的親愛的你,悲傷並不適合你,我喜歡看著溫暖的你,我的溫暖和熱量都來自於你的笑容,請為了我笑的開心,不要讓我為你擔憂,不然,我放不下不捨的這個守護天使會作的很累的! 親愛的親愛的,我們勾過手指囉,勾過了手指,可不能再賴皮囉!這是你說的! 我需要你勇敢,因為我的愛會永遠存在著是因為著你的勇敢,你要充滿勇氣的活下去,我才能永遠存在你心中,否則我將消散無蹤,不是嗎? 再為我笑一個吧?讓我沒有悲傷的看著你……相信我,我會在你身邊,雖然你暫時看不到我,但那只是短暫的分離,只會增加你我的愛意,而不是消失,不是嗎? 我對你有信心,你一定會過的很好,等時間到了之後,驕傲的來告訴我你的旅程,不是嗎? 最後,在一次的請你不要懷疑我的愛,我的愛不會消失,只是暫時儲存著,等待著我們的再度相會! 親愛的親愛的,再次的提醒,我們勾過手指,勾過了手指,可不能再賴皮喔! 保重!珍重!再會了,再會了是還會再相會…… 愛你的羅密歐,愛你的古齊』 韋君看完了整封載滿愛意,重量沉澱的信後,伸出手,在空氣之中,勾了勾小指;狠狠的哭了場絕堤後……對著空氣中已看不見了的古齊笑著……笑著……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韋君傷癒復原之後,出了院;問清楚了古齊的休憩之處,堅持只要自己獨自前去…… 入目所及的,是新修砌好的冰冷墓碑;墓碑上貼著的是古齊依舊神采飛揚、跋扈傲氣的黑白照片;韋君走了過去,輕撫著不復古齊溫暖的溫度的冰冷墓碑;韋君告訴自己今天不再流淚的,她不要古齊在一旁看到了心急;但是看著古齊笑的開懷的照片,卻還是忍不住傷悲,眼淚掉了出來…… 「齊……對不起喔!讓我……只哭完這一次?之後我會聽你的話,勇敢的活著? 但是你也要遵守你的諾言喔?在我身邊看顧著我,等我?你不准再從我身旁走開了,好嗎?如果你走開了,我能感覺得到的,所以你可不能騙我……」韋君努力的擦拭著自己的淚水…… 「齊……我現在能感覺的到你……真的,我知道你依然像以前一樣的從背後抱住了我……我知道的……對嗎?我心愛的COOKIE?我知道,現在的我只能帶著你的愛獨自繼續旅程了……但是,你可要隨時的給我勇氣喔?你可要好好的當我的守護天使喔?不准偷偷走開?你現在有著白翅膀了嗎?我好想看到現在的你喔!可以偷偷的在我夢裡讓我見到嗎?我答應我在見到你時,不會再哭了,真的!所以,你一定要來喔!我想看看帥氣的你在配上白色翅膀的模樣,想必一定是更俊美了吧?齊……你可一定要來啊!從你走後為什麼都不出現在我夢裡了?……是怕看到我哭泣的模樣吧?我答應你了,我會試著更勇敢的!我會試著不當愛哭鬼的!所以!所以!你來看我好嗎?………齊……」韋君就這樣靠著古齊的墓碑……一直低低的對著古齊低聲訴說……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阿穎後來還是去了美國,只是沒有韋君同行……唸完了大學、碩士,又在美國實習工作了三年;一天早晨,看著窗外幾乎已快掉光的落葉,突然整理了行囊,回到台灣…… 「阿穎!?來……小古齊,叫阿穎姨……姨……ㄚˇ…姨……啊,媽媽忘了小古齊沒見過阿穎姨,喔……媽媽忘記自己也好久沒見到阿穎姨了,對不起喔!媽媽真是的……」韋君一早知道阿穎回來了,雖然已經好久沒見,但一遇見,以前熟悉的感覺一下都回來了。 「小古齊?信上提到的小男生?」阿穎蹲下來逗著剛學會走路,對自己還不熟悉的小古齊。 「嗯!可愛嗎?小古齊很乖喔!從來就不哭,很愛笑,很神奇吧?從醫院抱回來後,哭的次數少的嚇人;你一向喜歡小孩,對小孩也有辦法,我相信小古齊一定很快就會跟你熟起來的。」 「真的就要叫古齊啊?」阿穎雖然已在信中讀過,但是還是不敢相信…… 「嗯……姓李,名字就叫古齊!好聽嗎?」韋君的臉上盡是對著小孩的愛意,滿滿的母愛! 「知道你跟我說你很幸福,他對你好?」阿穎問著韋君,有關於她的丈夫。 「他真的對我很好;呵呵……阿穎,你怎麼還是老擔心我?你忘了,我現在已經是一個小孩的媽了啊!?我都多大啦!?」韋君看到阿穎還是像著以前一樣,不禁笑了起來。 「呵呵……是喔,我倒真的都忘了;你……還是依舊每隔一陣子都來看古齊啊?」阿穎抱著小古齊,讓韋君專心的準備著祭拜古齊的香燭,和鮮花、素果。 「嗯……習慣了,每隔一陣子,就來跟古齊說說話,跟她報告自己的近況;現在則是還要帶古齊來看古齊啊!不知不覺,都已這麼多年了,呵呵……要古齊越看越老了喔我;不過,我倒是真的遵守諾言,理直氣壯,幸福的活著喔!古齊,你都看到了吧?我沒騙你……」韋君自然的說著,真的好像古齊就在眼前,正跟自己閒話家常著。 「我也來拜拜?我好久沒回來了,也真該給古齊上柱香了!」韋君將點燃的香,遞到阿穎手上,接過小古齊,在一邊靜靜的看著。 「古齊啊,阿穎終於回來了,你應該也很高興見到阿穎吧?」韋君依舊就這樣的跟古齊說著話,不因為多了阿穎,有所改變。 「你……先生,知道古齊嗎?」阿穎好奇的詢問著。 「嗯……知道啊,他還常常陪我來呢!他常說要感謝古齊,要不是古齊,他也不會遇見到現在還好好活著的我!呵呵……他還說啊,要替古齊好好看著我,代替古齊好好愛我,連自己跟古齊的份,雙份的愛一起給我!呵呵…你說他是不是很傻?老愛陪著我說瘋話……」韋君神情上,自然流露出平凡但紮實的幸福光輝。 「韋君……我……唉……這次真的離開了太久……」阿穎當年,為了逃避自己依然愛戀著韋君的事實,也知道韋君心裡再也不會是自己,一去就去了快十年…… 「你現在這樣不是也很好嗎?有女朋友了嗎?」韋君關心阿穎的心經過這麼多年,也依舊沒變。 「交過幾個,感覺沒有了,就分手了;現在倒沒有。」阿穎無奈的聳聳肩。 「這怎麼行呢?既然回來了,常約吃飯吧!?我幫你介紹幾個不錯的女生!?」韋君熱心的想幫老朋友阿穎也找到幸福的歸宿。 「唉啊!再說啦!」阿穎不好意思的回絕了韋君,隨即自己也跟著韋君笑了起來…… 兩個人就像之前,好久好久的之前……自然、親暱的閒聊了許久……喔!不是!是三個人……古齊一直都在的…… 韋君跟阿穎細細的訴說著自己這幾年來的精采;有著冒險,有著興高采烈,當然免不了也有過傷悲,但仍勇敢的往前;稱的上是精采、豐富的旅程,古齊也靜靜的聽著……微風搖動樹影,彷彿是古齊也在稱讚著韋君這一路勇敢的旅行…… 「該走了?」阿穎手裡抱著剛睡著了一會,現在又醒來的小古齊;看著天色已經不早,問韋君要不要走了? 「嗯……也好;來小古齊,你醒啦?來,我們跟古齊說拜拜?拜……拜!下次再來看你喔?」 「拜~~~」小古齊。 「嗯!好棒喔!就是這樣,小古齊好聰明喔!拍拍手!」韋君教著小古齊,跟著大古齊說再見,約定好下次的再會,又依戀的看了幾眼照片中依舊年輕、神采飛揚的古齊……抱著小古齊和阿穎離去…… 「走囉!小古齊!阿穎姨來抱你!喔!好棒!走吧……」 微風依然搖動樹影,彷彿也在說著再見…… 韋君絕對會一直堅強著走下去的,因為有自己在看護著她啊!現在又多了個小古齊,呵呵……樹影越加溫柔的搖動了起來……… ONE THE END

  • 相关tag: 匆匆文章